凿山为陵:大唐的气魄

唐朝帝陵为何以山为陵?其风水是否完美无缺?

总第186期
2021
04
  • 武则天的难题

    中国乃至全世界唯一的一座两个帝王的合葬陵,是唐高宗李治与女皇武则天的乾陵。然而,这个世界唯一,差一点就成不了。因为武则天的执念。

  • 月晕主风,日晕主雨

    据《史记》记载,荆轲刺秦王时,天空中出现“白虹贯日”的奇异天象。所谓“白虹”,并非是虹,而是晕。晕,本义为太阳周围的光环,这种美丽的光彩,很早就引起了人们的关注。

  • 看展

    3月8日国际妇女节,浙江省博物馆开设“丽人行——中国古代女性图像云展览”,观众可以在浙江省博物馆官网上进入展览页面。

  • 玳瑁 行走的宝石

    玳瑁,一种海龟,亦称瑇瑁,四脚为肉鳍,嘴部似鹰钩,故而又称鹰嘴龟。这样的长相,在古人看来相当奇特,因而也被视为一种神奇动物。

    作者: 盛文强  

  • 匈奴首领的金冠

    内蒙古博物院收藏着一件黄金王冠。此物分为冠顶和冠带两个部分:冠顶是半球体状,上面錾刻着由四只狼与四只盘角羊组成的图案,上立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,鹰头略微低垂,呈俯视状,好似正在旁观狼羊咬斗的……

    作者: 张琰敏  

  • 喊声的力量

    隋大业十三年(617年)八月初三,霍邑(今山西霍州)城外,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叫骂声。坐镇霍邑的隋军虎牙郎将宋老生,登上城楼,只见一面面军旗,迎风飘动。围城的,正是挥师而来的太原留守、唐国公李渊……

    作者: 莫大  

  • 本期话题:景福宫 见证王朝的极盛与衰亡 讲述人:王敬雅 中国政法大学清史学者

    故宫外东路宁寿宫区的东北角,有一处叫景福宫的小院。在清初顺治朝,官方档案中尚未有关于它的记载。至康熙时,内务府奏折才见其踪迹,称“宁寿宫、景福宫、宁和宫、八所周围房屋等处之油工于本月二十日……

    作者: 王敬雅  

  • 大唐帝陵 繁华凋零付青山

    帝王功过、王朝兴衰,尽皆埋葬在连绵山脉之中。凿山为陵,蕃酋陪侍,翼兽欲飞,雄狮威镇,大唐之气魄,与青山融为一体。『观阙倾颓石兽残,凉风侧帽话长安。』唐陵如同一部史书,书写着大唐的盛唐风度,……

  • 凿山为陵:大唐的气魄

    唐朝帝陵为何以山为陵?其风水是否完美无缺?

    作者: 梁石  

  • 昭穆 唐陵的秩序

    熟悉古代文化的人,肯定会想到一个词:昭穆。这是表示古代宗族血缘结构的一种礼制,据文献记载创始于周代。

    作者: 苏蘅  

  • 唐陵陵园 复刻长安城

    从乾陵开始,在帝陵的营建上,唐人赋予了其另一重含义:模仿生前居住的长安城与宫城。

    作者: 毛潜  

  • 唐陵石刻 旷野中的神兽

    在唐陵的世界中,出没着许多鸵鸟、翼马、狮子,它们那神秘奇异、张扬霸气的外在造型态势,以及代表开放、包容、和谐的生命观、价值观、历史观,尤其打动我。这些石刻集社会变迁、艺术睿智等为一身,象征……

    作者: 张辉  

  • 献陵 尴尬的开国皇帝

    低调的献陵,隐藏着开国皇帝李渊被刻意掩盖的故事。

    作者: 唐时星光  

  • 昭陵 一生功业刻青山

    唐昭陵借北司马门、昭陵六骏、十四国蕃君长像和陪葬群,化身为一个庞大而恢弘的叙事体系,定格了李世民一生的丰功伟绩。哪怕建筑已经倾圮,它也仍是一座永恒的丰碑,述说着唐太宗的传奇与不朽豪情。

    作者: 高瑞梓  

  • 魏徵墓 被神化的君臣

    不著一字的神道碑,讲述了唐太宗与魏徵之间真实的君臣故事。

    作者: 一介  

  • 陪葬昭陵 在地下拱卫皇帝

    一代英主唐太宗,设计了一个近乎完美的陪葬制度。不过,这个建立在君臣情谊上的理想国,注定昙花一现。

    作者: 咏萍  

  • 乾陵 扑朔迷离一盘棋

    乾陵——两位皇帝、一对夫妻,同墓而葬,这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独一无二。这座帝陵夺目的光彩,还来自于它的种种创制与传奇。

    作者: 楼学  

  • 蕃酋像 唐陵的外来使者

    蕃酋像最早见于昭陵,在乾陵发扬光大,历代唐陵都有设置。蕃酋像宣扬了唐王朝威服四海的伟业,是一个强盛时代的澎湃音符。

    作者: 婷婷子  

  • 不是陵的陵

    唐陵中,有一些等同帝王陵的特殊墓葬,称“号墓为陵”,何人有此殊荣?看似逾越规制的风光大葬背后,又隐藏了怎样的血雨腥风?

    作者: 傅盛  

  • 顺陵 武则天母女的上位史

    从“墓”到“陵”,见证了一段“母以女贵”的传奇。

    作者: 柳馥  

  • 从桥陵到泰陵落魄的盛世

    陕西蒲城,坐拥五座唐陵,号称“五陵闲云”。其中以睿宗桥陵和玄宗泰陵最为出名。李旦与李隆基,这对父子的陵寝同在一县,东西相隔不足二十公里,气象却截然两样,恍若大唐帝国的盛衰之两极。

    作者: 刘啸虎  

  • 唐陵悲歌 唐帝国的癌症晚期

    安史之乱后,走过壮年的唐帝国,患上了两种“癌症”,一步步走向衰亡。一为藩镇,一为宦官。他们溶解了盛世繁华,也腐蚀着唐帝陵,斑斑驳驳。

    作者: 流惜子  

  • 天子仪仗的权力密码

    它原为皇帝和贵族的出行安全而生,却逐渐演变为中国政治礼仪制度的华丽篇章。那隆重繁缛的车舆,精致多彩的旗帜伞扇,气势强大的武器和乐器下,隐藏着皇权运作的秘密。

    作者: 吴风  

  • 御前侍卫的真实面孔

    英俊的容颜,高超的武功,坚毅的性格……人们心中的“御前侍卫”,总是充满戏剧性,演绎着一个个或浪漫或惊险的故事。可历史上的御前侍卫,却未免“名不副实”。

    作者: 徐攀  

  • 看戏 桌椅即世界

    慕名去看英国TNT剧团的莎士比亚名剧 《麦克白》。据说,TNT剧团的宗旨,是还原莎士比亚时代的英国戏剧舞台——还真是干干净净,不过几根圆柱子而已。对,还有椅子。国王坐,看门人坐,连女巫也坐。

    作者: 琦玖  

  • 永宁寺碑 东北之外有遗珠

    两通在国外不甚起眼的中国碑刻,记录着几段特殊的交流史,令人追记。

    作者: 李粹之  

  • 跟我拍文物 神秘震撼青铜龙

    陕西历史博物馆里的青铜器展品,有近四千件之多。而其中一件2.4米的超长青铜龙,最令我震撼不已。两条尾部盘绕在一起,身体也相互纠缠的巨龙,静静卧于展柜。它们似乎正在蛰伏,等待时机一到,便将飞腾而……

阅读本期完整内容

使用微信扫一扫开始阅读

插入肉穴p